2020奥斯卡9 部最佳入围影片剪辑流程分享

有 9 部电影提名奥斯卡,最佳影片给了《寄生虫》,最佳剪辑给了《极速车王》。能够获得奥斯卡,就足以证明这些电影的优秀,工作流程对于一部电影多重要,已经不用解释。相信这些幕后,能够给你很多新了解。(点击加入中国剪辑师社群,活动多多,成为会员,获得10大权益!)


原文:https://blog.frame.io/2020/02/10/oscars-2020-workflows/

作者:Alexander Huls

翻译:西瓜


好莱坞的很多电影喜欢用Avid,所有,最佳影片里面使用剪辑软件最多的自然是Avid,通常是DNx115编码。只有《寄生虫》,剪辑师杨劲莫是在Final Cut Pro 7上完成本片剪辑。而《爱尔兰人》是用了Lightworks剪辑,因为剪辑师塞尔玛?斯昆梅克自1995年《赌城风云》以来就一直在用它。


大多数影片都选用ARRI ALEXA摄影机,但值得注意的是,有四部电影实际上是用胶片拍摄的(《好莱坞往事》、《婚姻故事》、《小妇人》和《爱尔兰人》的非特效镜头),胶片有助于捕捉年代片的真实性,确保画面的丰富层次和肤色还原。



今年最佳视觉效果奖(《星球大战:天行者的崛起》,《复仇者联盟:终局之战》,《狮子王》)有两部被提名为最佳影片。《爱尔兰人》因他们的去老龄化技术获得了视觉效果协会(VES)的最高荣誉。



而《1917》获得了英国电影学院奖和奥斯卡奖,因为他们用特效在一镜到底的电影里创造了战场上的飞机和坦克、数字演员和水,以及更多其他工作,而非通过正常剪辑来更简单地完成特效制作。

 

《寄生虫》也使用了几乎差不多的方法,奉俊昊这部960个镜头的电影包含400个特效镜头,将不同演员的不同镜头在一个场景中“缝合”在一起,也用特效创造出了“豪宅”。

 

《小妇人》则依靠500多个VFX镜头来复制复古场景,完成了一些更复杂的序列。


大名鼎鼎的特效总监John Dykstra完成了《好莱坞往事》的特效镜头,通过在微型模型造了一个停车场,并在真实的停车场以绿幕拍摄的方式拍摄了史蒂夫·麦奎因(Steve McQueen)《大逃亡》的序列,让人感觉这才像一部货真价实的年代电影。


而凭借1100个 VFX镜头,《极速车王》不仅悄无声息地真实还原了当年的赛车场景,而且还打造出福特工厂内部,并且以特效换了车手的头,以及创建CG仪表板以适应“不可能”的拍摄角度。


这些电影的相似点就是:许多导演和剪辑团队以前都曾合作过。有些人已经合作了几十年(马丁·斯科塞斯和塞尔玛·肖恩马克),另一些人合作了好几年(诺亚·鲍姆巴赫和詹妮弗·拉梅、奉俊昊和杨劲莫、昆汀·塔伦蒂诺和弗雷德·拉斯金、詹姆斯·芒戈尔德和迈克尔·麦库斯克),有些人则是第一次合作(格雷塔·格里格和尼克·霍伊)。但很明显,他们彼此相处得不错,正是这样才能做出值得嘉奖的作品。


闲话不说,让我们来深入了解每一部电影。



大制作

今年五部提名影片中有四部制作预算超过9000万美元,基本都是一线导演(萨姆门德斯,昆汀塔伦蒂诺、马丁斯科塞斯和詹姆斯曼格德),当然,也只有他们能拿得下来这些钱。


《1917》


《1917》是一个发生在真实时长的一镜到底的电影故事,制作过程中采用了稍微不同的剪辑流程。“最大的挑战是影片拍摄过程中的时间紧迫和压力,”第一助理剪辑皮尔斯·罗默说。

 

他进一步解释说:“我们一早收到前一天的素材需要尽快整理和过一遍,然后才能开始当天的拍摄。剪辑师李史密斯需要迅速决定素材的选择,以便剧组知道下一次拍摄的基调和技术阵容。我们的“缝合”点之间的连续性是至关重要的,将素材选择传达给摄影组可以让剧组尽可能准确地排列出电影实际剪辑中使用的素材。”


 

摄影指导罗杰·迪金斯用ARRI ALEXA Mini LF摄影机拍摄IMAX,编码为ARRI RAW(4.5K),片门全开,记录单元为Sony SxS Pro Plus卡,每张卡的录制时间为28分钟。

 

剪辑指导和助理与每日样片的调色师詹姆斯·斯莱特一起以全分辨率检阅素材。这个时候第二助理剪辑也已经从剧组收到硬盘,把素材载入渲染系统,准备剪辑。


一切就绪后,剪辑指导和第一助理剪辑一起看素材。“剪辑指导和我会尽可能快速高效地查看所有素材,寻找在Avid的离线状态下可能会注意不到的任何错误。然后我们会回到剪辑室,开始尝试让剪辑指导选出来的素材能用,”剪辑助理说。


“同时,我每天早上也会收到PIX版的样片。然后,我将得给导演看PIX版本,并且预先给后期组确认,这样他们在最后剪辑的时候就会有剪辑参考。最后,导演和摄影指导都有一个EVUE系统,每天他们收到的样片的分辨率都比在PIX文件上看到的分辨率高。”

 


在剪辑室里,团队用四台Mac Pro(2013款)运行四个Avid,以DNx115 HD格式存储在NEXIS上。剪辑团队由剪辑指导和Roemer(第一助理)、Gemma Bourne(第二助理)、Myles Robey(VFX剪辑)和一名实习生(Alex Waite)组成。彼得·克拉克是音乐剪辑,VFX的助理剪辑是在制作接近尾声时加入的。

 

完成了主要部分的拍摄后,后期制作花了10周的时间来完成导演剪辑版,3周的时间定剪,然后5周的时间来混音和后期其他工作。



《极速车王》


《极速车王》需要高水平的技术和努力来重现1966年的历史性比赛。


 

这就是为什么主剪迈克尔·麦卡斯克在拍摄完成前两个半月就开始《极速车王》的剪辑工作,因此,他可以做出高潮部分的视觉预览,而这将不可避免地产生大量的镜头,他和联合剪辑安德鲁·巴克兰将这些镜头一一驯服,并成为一个奥斯卡获奖团队。

 

制作开始于2018年7月,持续了85天,摄影师Phedon Papamichael(与导演第五次合作)用ARRI ALEXA LF(4.5K)以2.39:1的比例拍摄ARRI RAW,使用定制的Panavision镜头来呈现老Panavision C镜头的画面质感,以还原年代片的画面。



主剪迈克尔·麦卡斯克用一种有点不典型的方式组织他的每日样片。与其让助手为他创建文件夹或选出最佳拍摄,他选择一个场景,查看每个设置的最后一个镜头,然后创建文件夹结构,按屏幕方向、场景节拍、镜头大小等细分镜头,更多的是根据特定场景的要求进行选择。

 

他为什么不选最佳拍摄?他觉得,一旦他把它们放上时间线,狭窄的视野会限制他对每日样片的看法,从而错过一些好素材。

 

《极速车王》给剪辑团队带来了大量的挑战,比赛车还多。多线叙事,平衡故事里动作的潜台词,以及一个需要与剪辑团队一起努力的高负荷的VFX工作。



在视觉预览阶段之后,剪辑工作和拍摄同时进行,在2018年11月结束,并为工作室在2019年2月放映初剪。剪辑师Dirk Westervelt被召集来帮助减轻团队后期工作的负担。

 

然后是声音。《极速车王》理所当然地赢得了奥斯卡最佳声音剪辑奖,同时赢得了电影声音剪辑和电影音频协会在内的最高荣誉。

 

在许多情况下,一开始电影剪辑师都是在没有声音的情况下剪辑赛车的部分,然后把它们交给声音剪辑监制唐·西尔维斯特,他添加了许多不同的音轨,包括老式赛车的录音。

 

《爱尔兰人》


传奇剪辑师塞尔玛·肖莫克这次她要干什么?第三次与斯科塞斯合作的电影摄影师罗德里戈·普列托用Arricam LT和ST摄影机上分别用3-perf Super 35mm的柯达Vision3 250D 5207和Vision3 500T 5219胶片拍摄了超过一半的影片,用不同的镜头捕捉了影片中描绘的几十年的画面。


普列托与Harbor Picture Company密切合作,开发了能进一步增强他想要的画面的LUT,强化时间的流逝。复杂对话场景涉及的机位角度很多,据报道甚至多达9个机位。



工业光魔公司的团队对德尼罗、佩西和帕西诺进行了大量的去老龄化工作,这就需要在一个被称为“三头怪物”的三摄影机平台上进行拍摄,用RED Helium作为主机,Redcode RAW(8K)进行拍摄,旁边是两个ARRI ALEXA IRs,拍摄ARRIRAW 3.4K。

 

不亚于去老龄化过程本身的一个挑战是,要确保所有数码拍摄的画面在颜色和纹理结构方面与胶片相匹配,从而能创造出每十年保持一致的影像风格。

 

整个拍摄持续了108天,在这期间,剪辑师塞尔玛?斯昆梅克用Lightwork看了每天进来的样片,做了详细的记录,并寻找导演可能需要在片场注意的任何问题。然而她晚上或是周末会在放映室和导演一起在一个大监上一起选素材。



在这些基础上,剪辑师建立了一个素材选择的时间轴,按照偏好顺序排列。拍摄结束后,她自己挑选素材,并在后期制作期间继续与导演密切合作。

 

在整个过程中,助理剪辑Scott Brock帮助她临时混音。VFX剪辑Red Charyszyn和AlexGurvits负责将VFX的工作移交给ILM。

 

导演斯科塞斯和剪辑师塞尔玛?斯昆梅克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剪辑这部电影出最后的三个半小时版本。当电影定剪后,工业光魔花了7个月的时间进行数字去老龄化。

 

《好莱坞往事》


昆汀·塔伦蒂诺对拍摄电影的热爱在这一点上是众所周知的。所以,他选择以电影的方式为电影写一封情书也是意料之内。

 

昆汀的长期合作摄影指导罗伯特·理查德森主要用了35mm柯达Vision3 200T 5213和500T 5219胶片拍摄,长宽比为2.39:1,用16mm和8mm的长宽比为1.33:1的胶片拍摄复古的电视画面。摄影机包括Panavision PanaflexMillennium XL2、Arriflex 435、AatonA-Minima和Bolex。


 

摄影指导理查德森的大部分挑战是在主拍摄过程中确定自己的视觉,因为他无法在现场检查拍摄素材。置景、灯光和摄影机运动都是保证塔伦蒂诺视觉风格的关键。随后的挑战是,给每一个不同时期还原一个真实的年代感和视觉风格。

 

基于胶片拍摄的工作流程中看每日样片显然是一个缓慢的过程。每天制作完成后,FotoKem都会处理底片和冲洗样片,这样昆汀就可以保留一个胶片版进行放映。每日样片和冲印版用Vision 2383完成的,最后的电影成片则是用Vision3 2254。

 

Fotokem还对底片进行了4K扫描,并用Scanity对最终的数字中间片进行了扫描。“当Avid团队收到了MXF文件时,我们的胶片团队也同时收到了他们底片,”第一助理剪辑(Avid)ChrisTonick说,他同时兼任VFX剪辑。



第一助理剪辑Tonick负责帮助准备每日样片,并将其导入Avid(1920×1080, DNx115编码),并将其以文件夹归类。助手们把每天的胶卷放在一起,并保存一个File Maker Pro手册,以创建每一页6次的放映记录,每页都标有场景和拍摄编号,以及各自的相机镜头。

 

5个月的前期拍摄工作结束后,《好莱坞往事》的剪辑团队由弗雷德·拉斯金(Fred Raskin)领导,剪辑团队的硬件设置是三个Mac Pro(2013款)作为主要系统,一个Mac Mini供胶片团队使用,以及NEXIS存储。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尽管这部电影是在Avid中剪辑的,但每当有一个场景是昆汀想看底片的时候,助理剪辑Tonick就会把列表交给胶片助理剪辑去确认底片。

 

Avid只在时间紧迫的时候用来放映。“(用胶片)至少有一天的延迟时间,”助理剪辑Tonick说。“所以当我们需要立刻观看的时候,我们肯定会被迫看数字版。”

 

剪辑工作于2019年1月开始。初剪在2019年3月给到制片人观看。在那之后,又经过了一个月的调整,才为电影在戛纳电影节的首映作了冲印准备。



中等制作经费,离经叛道的选择

再往下看,我们发现托德·菲利普斯的《小丑》(5500万美元)和格雷塔·格维格的《小妇人》(4000万美元),他们的共同点是翻拍。


《小妇人》已经被改编了好几次,无论是电影还是电视,然而《小妇人》用双重时间线给故事带来了新的内容。而《小丑》,深受《出租车司机》和《喜剧之王》影响,将我们带至一个全新的领域来审视他。


《小丑》



剪辑师杰夫·格罗斯介绍说,这部电影是用ALEXA 65、ALEXA LF和ALEXA Mini摄影机以ARRI RAW 4K格式拍摄的,宽高比为1.85:1。不同机器的分辨率不同,但都是片门全开,裁取了3967×2160的部分。他们用Avid MC v8.11,在1920×1080分辨率下中使用DNx115编码,以NEXIS存储

 

剪辑师与导演托德·菲利普斯的长期合作意味着他在为期四个月的制作开始之前很久就读过了剧本,并在开机之前就已经对这部电影有了充分的了解。

 

剪辑的团队包括Jeff Mee(第一助理剪辑)、Ray Neopolitan(第二助理剪辑)和Thomas J.Cabela(视觉效果剪辑)。达斯汀·沃兹沃斯(Dustin Wadsworth)是戴利的调色师,克里斯·扎尔科内(Chris Zarcone)是戴利的DIT,他们在整个后期过程中都在。



在拍摄过程中,剪辑指导让助手们分组和剪辑处理每日样片,为拍摄的开始和停止做标记。因为制作期间他在布鲁克林工作,每天会都有人从曼哈顿的摄影棚里挑选每日样片,最后送到洛杉矶的第二个助理那里制作和整理文件夹。

 

由于该团队分为东部时区和太平洋时区,布鲁克林团队总能在每天早晨在素材拍摄完之后发来新的每日样片。当格罗斯查看素材时,他会先看优选素材,然后才是其他的素材。看完之后他会把素材拖上时间轴。



当他进行下一步的时候,他按顺序剪辑场景,这样在他开始与菲利普斯合作后期制作时,电影就有了一个相对完整的版本。

 

在接下来的七个月里,剪辑师与导演密切合作共同打造了这部电影。菲利普斯是一名作者型导演,他希望尽可能地参与剪辑,最终电影完成后,票房大获成功,也赚得了11项奥斯卡提名。

 

《小妇人》


作为今年第三位被提名拍摄35毫米胶片的作品,《小妇人》摄影师约里克·勒索也和《好莱坞往事》一样选择了Arricam LT和Arricam ST相机以及35毫米柯达Vision3500T 5219作为40多天拍摄的摄影机,而且,就像《好莱坞往事》一样,导演的底片素材也需要特殊的工作流程。



第一助理剪辑尼古拉斯·拉米雷斯解释说:“每天晚上胶卷都要从麻省的一个地方送到纽约的柯达。”。这是使用胶片拍摄的挑战之一,胶片需要物理运输进行处理。

 

首席剪辑尼克·霍伊说:“有一次在拍摄阶段,胶片从波士顿到纽约在高速公路上的运输过程中差点丢了!”

 

素材何时安全到达?“柯达每天早上都会处理胶片,处理过的底片被送到纽约的Deluxe进行2K扫描。扫描结果被送往Harbor Picture公司进行每日样片调色、同步和一般准备,最后以Avid格式交给剪辑室。


“总之,这是一个为期两天的流程,从片场到剪辑室,”拉米雷斯说。放映活动一般在PIX附近的一个影棚里进行。



一切准备就绪后,剪辑师Houy和他的团队用4台Mac Pro在Avid上以DNXHD115编码、1920×1080@24fps剪辑,,使用NEXIS和ISIS共享存储。剪辑团队由Houy、Ramirez、实习生和一名VFX剪辑组成。

 

团队需要约十周完成导演剪辑版,然后是一系列的试映会,修改时间从大约从4月到2019年7月,然后8月到10月会进行一些“合适的精修”。定剪之后,洛杉矶的EFILM公司会对底片重新进行4K扫描,并由纽约市的Harbor picture公司进行确认。



根据拉米雷斯的说法,剪辑有两大挑战。第一个是在双线叙事中找到完美的平衡,将这个版本的《小妇人》与小说的其他改编区分开来。

 

第二个挑战与声音有关。“离线剪辑和精修ADR和对话,但也只是整个后期过程中需要监听、追踪和处理的单纯的对白录音。这部电影经常在快节奏、重叠的对话中进行,演员们经常一句没说完就接下一句,就像格雷塔的剧本里和现场导戏时那样。当然,有些对话需要清理、重建之类的,这样才能看起来更自然。



还有其他挑战拉米雷斯没提到,比如导演怀孕了,这就更加压缩了后期的时间。但是获得奥斯卡6项提名,并且其中的2项是关于演员和对白,剪辑组认为他们已经克服了这些挑战。


 

低成本预算白皮书

最后同样重要的是,有三部电影以不到2000万美元的预算完成了制作。


他们跟四倍预算的电影剧组比起来可能有些寒酸,但这不意味着他们更差。《乔乔的异想世界》、《寄生虫》和《婚姻故事》都涉及了社会议题(法西斯、社会阶层和婚姻),并且给观众带来了思考空间。

 

《乔乔的异想世界》


创作一部纳粹喜剧并非易事,但作者型导演导演塔伊加·维迪提足以获得奥斯卡最佳改编剧本奖。

 

《乔乔的异想世界》的前期拍摄用了40天。当摄影师Mihai M?laimare Jr.在捷克共和国用Arri Alexa Mini和Alexa SXT以ARRIRAW 3.4K(3424×2202)的分辨率拍摄时,剪辑师Tom Eagles(今年ACE最佳喜剧类剪辑奖得主)从第一天起就在布拉格总部,远离片场,这样他就可以保持客观,处理每日样片。



当每日样片送来的时候,他会完整地看一遍,让自己的感情引导他穿过维迪提和M?laimare Jr.拍摄的大量镜头。

 

据第一助理丹尼尔努斯鲍姆说,“这些剪辑像大多数按照剧本顺序(在帧视图中)组织起来,基于不同场景的素材会分为好几个文件夹(部分)。汤姆还喜欢在一个特定的场景中为每个场景调出不同的颜色。

 

来到洛杉矶后,我们必须将素材转换成3.1(LCR)的声音环境,并使用Avid ScriptSync将每日样片整理成剧本格式,以便Tom能够在与导演维迪提合作时跳过各种表演和即兴创作。”



Avid的 PhraseFind功能不仅对于找到即兴创作的部分很有帮助,而且还可以根据需要替换镜头。然而,Eagles从未完全放弃每日样片。在后期的剪辑过程中,他经常在电影成型时回头看样片,只是想看看在用不同的眼光来审视素材是否有什么特别之处。

 

当拍摄结束,后期制作转移到洛杉矶时,导演给了剪辑师Eagles两周时间来完成初剪。Eagles用第一周的时间创作了一个他称之为“汇编”的版本,里面有电影的每一个场景。第二周则进行进一步调整。

 

在整个过程中,他在Mac Pro上以DNx115编码剪辑,用一个五合一的Avid Nitris和20TB NEXIS存储。他的团队还由两名助理剪辑、一名PA和两名剪辑顾问组成。


 

他们花了10周的时间完成导演剪辑版,包括假休在内的总计44周完成全部剪辑工作(其中一个剪辑顾问是导演的长期合作伙伴Yana GoSkaya,她当时在忙《吸血鬼生活》,并且和Tom互换了几周工作)。这对导演来说是很正常的,他喜欢在剪辑上多花点时间,这样他就可以从中退一步,获得一个新的视角。

 

导演维迪提和Eagles合作密切,但这不仅仅是《乔乔》成功的唯一因素。维迪提很喜欢反复看放映。Eagles说:“每次有些重大修改,我们都会先放映给一小群导演的朋友,而且总是不断有新朋友来看,所以总是有人第一次看到它。”。

 

这些放映对于达到Eagles和导演想要的影调平衡尤为重要。尽管有足够的镜头让《乔乔兔》成为一部彻头彻尾的喜剧,但对他们来说,向戏剧化的转变是至关重要的。

 

《婚姻故事》


在剪辑师詹妮弗·拉梅与导演诺亚·鲍姆巴赫合作的七年(以及五部电影)中,她甚至在拍摄开始前就已经成为他创作过程的关键。《婚姻故事》也不例外。



“在剧本创作阶段我就和剪辑师一起工作了,她会给我一些想法,告诉我该删减什么或添加什么。她在开拍前就帮助我删减了一些剧本。”导演鲍姆巴赫说。


这种依赖甚至延伸到了拍摄部分,导演经常带她去片场,或者在上下班的路上和她聊天。

 

和《好莱坞往事》以及《小妇人》一样,《婚姻故事》是用35mm柯达Vision3 200T 5213和Vision3 500T 5219胶片拍摄的,摄影师Robbie Ryan使用了Arricam LT和Arricam ST摄影机。他们用1.66:1的长宽比来让画面感觉更亲密,因为看到演员的面部特写镜头对感受他们的反应和情绪很重要。


在前期拍摄的47天里,在洛杉矶和纽约的FotoKem处理胶片和每日样片。因为导演喜欢拍很多镜头,所以底片量很大。因为这部电影是在胶片上拍摄的,剪辑室收到的是来自PIX的H.264文件,因此Lame可以更快地查看每日样片。



在Avid上剪辑DNx36的剪辑师Lame处理所有材料的方式是通过创建她和导演所称的“堆栈”,这就是剪辑师如何进行文件管理的。这有用吗?

 

剪辑师Lame解释说:“这是关于每一句台词的组合——我会先按台词水平排列——当我喜欢某一场戏时,我会把这段素材提升到第二级,如果我有更喜欢的素材,我会把它提升到第三级,这就是为什么它看起来像叠起来的原因。”。她也提出用Avid的脚本集成功能来替代的想法,但是导演更喜欢能够看到这样的时间线,所以“堆栈”仍然是他和她处理素材的方式。

 

一旦他们开始剪辑,他们会利用他们对人物和故事(已经积累数月)的深刻了解来用直觉判断哪一段素材是最好的。

 

导演常常也满足让剪辑师自己看素材。在她工作的时候,她是个不折不扣的“老派鼠标流”,但同时也很喜欢Avid的标记系统,作为以前的Final Cut用户来说这对她很有吸引力。

 

人们已经说了很多关于《婚姻故事》里如何在亚当·德莱夫和斯嘉丽·约翰森的角色之间找到平衡,他们也从不偏袒任何一方的观点。其中有一部分是剪辑师和导演愿意花时间去精雕细琢的:对他们来说,在找到全新的视角之前把一段戏搁置数个礼拜甚至数月都是不太寻常的事情。但显然,这些时间是值得的,《婚姻故事》是2019年里最好的电影之一。

 

《寄生虫》


在不同的导演里,有些人的工作方式比其他人更精细,然而没有导演能细得过奉俊昊,这部韩国电影的成功打破了奥斯卡纪录。


 

正如《寄生虫》剪辑师杨劲莫说的,导演奉俊昊拍摄不分主次,那是因为他事先知道这部电影该怎么拍,这也是为什么杨劲莫在拍摄过程中一直和奉俊昊呆在一起。


杨劲莫和奉俊昊之前合作过《雪国列车》和《玉子》,研究过奉俊昊的分镜之后,他对什么时候该切镜头是有些感觉的。通过使用摄影机上的素材,无论是杨劲莫本人还是他的助手,在拍摄现场都能在拍摄后迅速向奉俊昊展示剪辑。



杨劲莫说:“导演会看每一条拍摄,是否在一次拍摄中得到了他所需要的一切——正确的时机,正确的动作,正确的拍摄角度。”


一旦前期拍摄结束,剪辑组的微调工作就开始了。奉俊昊和杨劲莫会很密切的合作,来塑造电影的节奏。杨劲莫说:“当我们在剪辑室一起工作时,他可能更倾向于某个演员更早之前的表演,因为他喜欢那些未加修饰的东西。”这是导致杨劲莫设计出“拼接”方法的原因,他将同一场景的不同拍摄素材拼接成一个隐形的特效镜头。

 


他是怎么做到的?在Final Cut Pro 7上剪辑,Thunderbolt本地硬盘,以及用After Effect做VFX。“不考虑FCP 7的年头的话,它其实不仅仅能处理Alexa 65的Prores素材和HD代理,同时还有很多隐形的对帧和视效预览的AE特效。”他说。


最后想说,正是这些艺术家而不是工具成就了这些电影,所以,大家一起加油。


本文为作者 木西 分享,亚博电子娱乐 8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亚博电子娱乐 8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亚博电子娱乐 8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22014
相关文章

乔乔的异想世界

查看更多 >

奥斯卡

查看更多 >
我要评论